巨鲸娱乐平台开户 - 如果痛苦的话,就别努力了

来源:网络整理

2020-01-03 14:27:34

巨鲸娱乐平台开户 - 如果痛苦的话,就别努力了

巨鲸娱乐平台开户,前段时间,大美妞amanda seyfried登上了《allure》杂志的九月刊,大片中的她一如既往的美。▼

印象中的amanda除了美艳,也算很成功的了。作为演员不仅有自己的代表作还不断有新片产生;在时尚圈也很受欢迎,不仅经常登上大刊封面,还深受miumiu、givenchy等一众大牌的宠爱。

翻看她平时的ins,平时晒得最多的是狗狗和各种小动物,偶尔还晒晒男票啥的,最近还很喜欢手工织布……看起来跟我们朋友圈里的“白富美们”一样,生活得好不惬意,令人羡慕~▼

你们或许没想到,她有严重的精神问题。前几天,我看到她在接受《allure》的采访时说,因为总是会非常担心家里来了客人把壁炉打翻,所以她家一直没有添置壁炉,原来,她有强迫症。而且,她因为强迫症引发了相当严重的焦虑症,“我以为脑子里长了个肿瘤,然后跑去做核磁共振,后来神经科的医生把我转交给了精神科的医生。”

童星出身的她,从19岁开始就在不断服用抗抑郁的药。从2012年起,她就对外承认自己有精神问题。她说,自己经常担心狗狗会自己开窗,跌到公寓的大楼外面。有时候没有办法上台表演,质疑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演艺圈。

她甚至连接受采访都没办法,只能靠喝酒撑过去,“上(访谈)节目的时候,从来没有清醒过。”

这让我想到了前段时间一直很想写的国美小姐(selena gomez)。

国美小姐算得上是天之骄女了。童星出道、现在还是当红歌手,宣布退出之前巡回演唱会和新专辑都热卖、 她还是louisvuitton等品牌的代言人、ins上的人气王……长相甜美的她一直都是个很爱抱着歌迷热情拍照、对事业非常进取的女歌手。用流行的话来说,拥有这样的人生,应该会每天笑醒吧?

事实上,她这段时间一直在接受精神治疗。因为红斑狼疮复发的副作用,导致焦虑、抑郁和恐慌,为了专心治病和接受精神治疗,她把未来一年的几十场巡演都取消了,还宣布暂别演艺圈。

后来,她在脸书上跟跟歌迷坦白,“我需要尽全力去面对它。告诉你们这一切,让我感觉并不孤独。”▼

还有我们之前专门写过的超模cara(戳这里看好色||鬼马cara:放胆做梦,更要敢于说“不”),她在超模圈以“鬼马”著称,平时看上去也是古灵精怪没心没肺的。其实,她从16岁开始就被抑郁症折磨。她经常觉得“不想活了”,会跑到森林抽一整包的烟,或者拿头用力地撞树。

看到这里,估计很多人会说:她们这些人,有钱有名又漂亮,还抑郁,这只能说明自己太作(zuo)了。

我还记得身边有个朋友得抑郁症的时候,另一个朋友听说后很不屑地说:“让她去工地搬两天砖,保证不抑郁了”。当时我就很愤怒把他拉黑了。

后来想想我还是太偏激了。毕竟在很多人的认知里,抑郁症只是一种情绪病。所以大部分人一听别人得了抑郁症,总会劝她们“看开点”、“不要想太多”、“管理好自己的情绪”。

因为他们不明白,抑郁症并不是情绪问题,它是一种生理疾病。但人们并不会劝得了心脏病或乳腺炎的人“想开一点”。

虽然这个话题很沉重,但看到amanda 的采访后,我还是很想来写一写。因为,抑郁这条黑狗,正跟在很多人的身后。而我自己,或者说每个人,都不排除被这条黑狗光顾的可能。

不要假装开心了,这不是你的错

在平时的生活中,我们总能听到大家感叹“我好抑郁啊”,“感觉自己要抑郁了”之类的话,确实,抑郁的情绪人人都会有,但它和真正的抑郁症绝对不能混为一谈。抑郁症绝不单单只是让人觉得低落、难过、悲伤,“最糟糕的时候,所有的感觉都会失去”。最严重的时候是每天都想去死。所以我们看到了那么多因为抑郁症自杀的病例。

很多人在遇到超出他们理解的情况时,都会倾向于纠结“为什么是我”,然后不停地自责,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。

cara就是这样,她希望自己是父母心中完美的孩子,虽然知道自己已经算很幸运了,“但在那一刻,我就只想到要死。我对此感到非常的内疚,也很恨自己,不想存在了,我希望瓦解我身体的每一个分子,然后这就变成了一个循环。”

患抑郁症的喜剧演员kevin breel在ted演讲中说:“真正的抑郁症并不是你因为生活不如意而感到悲伤,而是哪怕生活一切顺利,你依然感到这种悲伤。”

lady gaga得了抑郁之后,除了在ins上宣布:"i am not just anxious. i have depression."(我不单焦虑,我得了抑郁症),她还为自己做的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:不再跟自己过不去,不要做不喜欢的自己,接纳真实的自己。

去年十月她在耶鲁大学做分享的时候,有详细的说过这个过程,直言自己不喜欢给香水之类的产品作广告,不喜欢浪费时间跟人握手、微笑、自拍,不喜欢被商品化,过劳的时候总是心情低落,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赚钱机器。

于是她做了个决定,她决定说不,决定停下来,“我不做这个,我不想要那个,我不拍这个照片,不出席这个活动。然后回家的时候你才能看着镜子里的人,可以觉得‘对,我能跟你相拥入眠。’”

产后妈妈也是抑郁症的高发人群。gwyneth paltrow在生儿子moses的时候就经历了严重的产后抑郁,那段时光至今被她称之为“人生最痛苦、最虚弱的段落”。

《2012》的女主角amanda peet,被很多人成为明星辣妈,她在公寓跟孩子一起玩的这张照片,很多人可能都看过,看起来似乎很快乐、无忧无虑。但事实上,她在女儿出生的时候抑郁得很惨,每晚都失眠。▼

她当时的第一反应是:羞愧。她不敢让人发现她初为人母却觉得不快乐,“就算现在我的心情也很复杂,因为我是一个妈妈,当妈妈不该是某种祝福么?但我却抑郁了。可能是孕期太愉快了,女儿出生之后的严重缺觉压垮了我。”

在很多人眼里,抑郁症好像是一件很见不得人的事情。乌尔苏拉·努贝尔在《不要恐惧抑郁症》是这么写的,“他们都尽可能地希望躲在‘一切正常’的表象后面”,每天都假装得跟往常一样,“而把病痛留给自己,不让身边的人有所察觉。”

女演员ellen page在公开出柜前,也得过抑郁症。很多人不理解:年纪轻轻的她跟大导演合作过,甚至还提名了奥斯卡,为什么还不开心?

她于是强行为了别人眼中应该有的开心要求自己,假装开心,结果当然是越来越抑郁。这种被称为“微笑型抑郁症”。

最早用黑狗来“昵称”抑郁症的人是丘吉尔,他说,“心中的抑郁就像只黑狗,一有机会就咬住我不放。”

后来美国广告人马修·约翰斯被抑郁折磨得死去活来,把自己的感受用画笔记录,出版的书也叫:i had a black dog.

作家大卫·福斯特·华莱士抑郁超过20年,在他的书《无尽的玩笑》里,曾把抑郁比作“大白鲨那么巨型的痛苦”,是“细胞与灵魂的反胃”,“这种层次的心理痛苦与我们所知的人生完全不可相提并论”。

有点忧伤的是,华莱士最终还是没能走出来,2008年9月12日在加利福尼亚的家里自杀,走的时候只有46岁。他生前的爱犬是一条真正的黑狗~

不要以为看上去光鲜 靓丽 富有的人就不会抑郁。事实上,就像任何人都有可能感冒一样,任何人都可能被这条黑狗跟上。

这个时候记得不要和自己较劲,一定要记住:

抑郁症不是你的错。

抑郁症不是你的错。

抑郁症不是你的错。

不要死扛,生病了就要看医生吃药

amanda在采访中说,她因为強迫症和恐慌症,会定期和医生见面,已经服用一种叫lexapro的抗抑郁药11年,虽然一直都是“最低剂量”,但也没有停药的打算,“为什么不用药?为什么要以此为耻?”

西雅图海鹰队的橄榄球员kevin pierre-louis,曾经因为抑郁症影响职业生涯。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爆瘦、失眠、体力不支。他就像我开头说的那样,跟其他人一样劝自己:“只不过心情不好,把所有的东西堵在心里,结果越堆越高”。

直到去看了心理医生,他的状态才有所好转。

生病了就应该去找医生。这个道理,在身体患病的时候好像很容易做到,精神生病了,我们却总是想靠“意志力”去战胜它。

三年前,我的一个朋友就因为产后抑郁,突然从家里的窗户跳落,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她没有选择就医,而是自己默默承受,一直到事情变得不可扭转。我希望自己曾经对她做点什么,但事实上我毫无察觉。这让我一度非常自责,转而对网上流行的抑郁症“自测”忿忿不平。

你几乎听不到有人在家自测心脏病,自测糖尿病,或者自测白血病。

今年36岁的女演员kristen bell,之前在录 off camera的时候也坦白,说自己在很小的时候就饱受焦虑和抑郁的折磨,因为“极度在意外界的眼光,发现别人不喜欢我的时候会很崩溃,”这也是她后来一直走更讨人喜欢的甜美路线的主要原因。

与其说这是bell的个人问题,不如说是她们家的问题,所以十八岁的时候,她的护士妈妈就跟促膝长谈过,让她对心理疾病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:

“如果你想要寻求专业帮忙,那你就要做好心理准备,这个世界可能会让你觉得很羞耻。但在治疗领域,你永远不需要因为自己糖尿病要打胰岛素而否定自己。绝不需要。”现在她已经觉得好多了。

加拿大摇滚歌手alanis morissette曾经在《早安美国》节目中说,“抑郁症真的非常难熬,如果一定要跟正在承受其痛的人分享什么的话,那就是鼓励他们早一点寻求帮助,比我更早这样做。”

像任何其他身体的疾病一样,生病了,一定要早点看医生,去咨询专业人士吧。在i had a black dog这本书里,作者也特别提到:幸运的是,我开始寻求专业的帮助,那是我生命的一个转折点。

除了药物治疗外,医生或者心理咨询师还会针对具体情况,给出不同的建议。有的人锻炼有用;有的人晒太阳会舒服很多;有的人写日记,每个人安抚自己情绪的方法不同。

前段时间可儿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还说过,她2013年跟精灵王子离婚后,也经历过一段可怕的抑郁,是冥想、瑜伽和精油疗法拯救了她。

而amanda,安抚自己的办法包括织布、玩数独、还有听音乐等。

除了需要直面真相的勇气,还需要耐心。

gigi hadid的男朋友zayn malik今年夏天也是因为焦虑,缺席了原定伦敦以及迪拜的演出,他宣布得很真诚:我觉得自己是有好转的,但今天才发现还没有恢复到有自信、可以继续演出的地步。

编剧柏邦尼打过一个很有意思的比方。在她关于抑郁症的分享里,她提到自己第一年看心理医生的时候,老有朋友跟她说,“我看了一次两次没有用。”

她说:“一次两次就有用?你以为是去吃麻辣烫吗?你吃完就饱了,怎么可能。”(答得漂亮~~)

在i had a black dog里,作者就说,“黑狗也许将永远是我生命的一部分,但我们达成了理解,通过学习知识、耐心、克制和幽默,最凶狠的黑狗也可以被制服。”

如果痛苦的话,就别努力了

之所以说抑郁症是一条黑狗,就是因为它“抓住机会就咬住人不放”,而且,它还可能在被摆脱后又重新跟上,甚至跟上一辈子。所以,要做好复发的心理准备。

adele10岁就因为爷爷去世患上抑郁症,“有过非常黑暗的一面”,接受了很多的治疗才逐渐恢复。之后生下儿子的时候,又深陷产后抑郁,“完全无法离开他身边半步,完全无法做自己的事。”

时尚圈也有这样的例子。tom ford曾说自己“八九岁的时候就已经有自杀的念头了,这种东西很多都是遗传的,我们家可能就有这个,还有酗酒。”

四年半前,ford和友人buckley收养了一个孩子。为人父母之后,他对记者说自己的状态不错,“偶尔还是要对抗一些阴暗的想法,比如死亡。我没有一天或者说一个小时是没有想到死的。”

漫画家細川貂々有根据丈夫望月昭的真实经历画过一套漫画《我的丈夫得了抑郁症》,2011年的时候被拍成了电影,宫崎葵和大叔堺雅人演的。其中堺雅人大叔对对于抑郁症复发有特别生动的演绎。

这次举了很多明星、艺术家的例子,只是因为他们的声音更容易被听到和分享。

也许会有一些人觉得,抑郁症是富贵病,或者搞文艺工作的人才容易情绪出问题,我们普通人不会。但实情并非如此,抑郁在不同收入、职业人群中的比例是一样的,不是只有明星才抑郁,每天都在哈哈大笑的普通人如你我也会。

更危险的是,当人处在很低迷的状况下,反而会更容易忽视自己的精神状态,因为你可能会更倾向去想:我的情绪跟我的生活状态是匹配的,我失业没有钱,不开心是应该的,怎么可能是因为情绪生病了?

所以我举了一些《丈夫得了抑郁症》里的例子,因为这就是普通上班族因为黑狗而痛苦的真实写照啊,每天都要接各种投诉电话,公司裁员、经常加班,直属领导非但不理解,还问你每个人都很辛苦啊,为什么不能再坚持一下?

他真的好幸运,遇到了太太小晴。在他因为抑郁症无比自责时,小晴的态度一直都是:

是啊,太痛苦的话,就别努力了。

黑狗就像影子一样跟在身后,怎么跑怎么逃都摆脱不掉,越纠结就越深陷其中。这时候,不要把它当成敌人、不要和黑狗做顽强地斗争,既然它一定要跟着,那就试着接受它吧~

罗宾威廉姆斯主演的《心灵捕手》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。片子里数学天才马特达蒙心中一直有郁结,在心理治疗师威廉姆斯让他说出“这不是我的错”之后,他终于与自己和解,解开郁结。

遗憾的是,擅长喜剧的罗宾威廉姆斯本人的自杀,很大可能也是因为抑郁。

有几位曾经饱受抑郁折磨的朋友告诉我,在最艰难的时期,是李兰妮写的《旷野无人》救了他们。因为作者本身就曾经即深陷抑郁之中,每日好似行走在无人的旷野。开篇有一段是这么写的:

常有人问:你在写什么?什么也不写。

那你每天干什么?不干什么。

心说:我在竭尽全力——活啊。

黎贝卡的话:

这部电影还有一幕好温暖,大叔说要是自己是冷血动物就好了,不用这么痛苦,小晴马上把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口,说:如果变成冷血动物,就不能这么暖了呢。

小晴说过一句话,特别适合在最后分享,她说:“不应该想得抑郁症的原因,而应该想抑郁症的意义。”别怕那条黑狗,再黑的夜都会迎来黎明。

爱和陪伴,就是最大的力量。

今天就到这里了~忍不住想说:有你们的陪伴,真好啊。明天见:)

上一篇:70年——弦歌不辍,步履铿锵

下一篇:全功能综合性金融解决方案来了!浦发银行发布《进博会综合金融服务方案2.0》